第四版:宝山非遗说总第2087期 >2018-09-04编印

吹塑纸上的抒情诗
杨行吹塑版画走进寻常百姓家
刊发日期:2018-09-04 阅读次数: 作者:记者 吴雯怡 见习记者 陈昭晖

4-5.jpg

4-17.jpg

4-13.jpg

学员们正在制作吹塑版画

  上海吴淞口语国际邮轮港、吴淞炮台湾国家湿地公园……这些我们身边的景点,经过吹塑版画的创作,艺术地再现了宝山三十年的巨变。

  艺术创作与生活相结合,传授学员数千人,杨行吹塑版画在三十年的发展与沉淀中,逐步走向成熟与厚重。让更多人在创作学习的同时,感染着艺术的气息。

自创画种  成为市级非遗项目

4-1.jpg

龚赣弟正在为大家讲解版画创作

  杨行吹塑版画始于1988年。从江西返沪的龚赣弟看到当时上海郊区各县大多有自己的画种,而宝山没有,即结合在江西从事版画创作的实践进行发掘创新,推出了吹塑版画这个新的画种。

4-14.jpg

  30年来,龚赣弟致力于吹塑版画的普及、推广、发展,坚持深入农村、中小学、企业,甚至是监狱,举办吹塑版画创作辅导班,逐渐形成了宝山特有的群众性的吹塑版画创作活动和创作群体,并z在杨行镇建立了吹塑版画创作基地。每年不间断地举办创作辅导班,几乎每个骨干作者的手上都有一大摞获奖证书。学员中有许多是杨行本地人,这些祖祖辈辈在农田耕作的老妈妈,以前从来没画过画,却在龚赣弟耐心地教授下,拿起了画笔,搞起了创作。她们中许多人长年坚持参加辅导班,作品多次被入选主要由专业画家参展的各类专业美术展览。

  许多人慕名而来。82岁的陈相弼学习版画已经10多年了,他还担任着版画班班长。他感慨版画创作的辛苦,“坚持下来很不容易”。但比起退休打麻将,坚持版画创作的13年里,他的确收获不少,有了把生活融入绘画的思考习惯,成了上海市版画协会会员,还入围了“江南之春上海市民美术展”、“刘海粟美术展览”等活动。辛苦,倒成了一种乐趣。老人如今很自豪,当他带着吹塑版画参展的时候,他认为他代表了宝山交流,而宝山这幅文化的面孔正在越来越多的为人所认识。“外面的人,再知道宝山时,就不会只有钢厂了。” 

4-3.jpg

  60岁的杨秀仙也是看到身边的朋友学习吹塑版画后,对此产生了兴趣。五年来,她几乎每天都创作版画,“有时候为了一幅画,我们每天扑在画室里,中午简单吃个客饭,就马上赶回来画了。”看到自己的画作参加各种展览,她的心里喜滋滋的。

  三十年的传授,数千人数千幅作品的创作,让杨行镇吹塑版画在宝山得到了普及。从牙牙学语的幼儿园小朋友,到耄耋之年的老人,吹塑版画走进了大众。许多作品参加在日本、澳门、香港、德国、意大利的美术展览,甚至全国美展。有的被中国美术馆、上海美术馆、上海美术家协会、深圳美术馆等专业机构收藏。

执着探索  走出创作新路

  吹塑版画的发展无疑是成功的,但是创始人龚赣弟却清醒地意识到,文化传承不能一成不变,“艺术就是要和生活相结合,要不断地发展变化。”为此,三十年来,龚赣弟带领着创作团队不断学习与探索,从最初的色彩艳丽,画风朴实,到如今的大气沉着,浓厚怀旧,吹塑版画更加具有艺术的气息。

4-11.jpg

  我们在工作室注视着龚赣弟的熟练创作,整个过程流畅精细,一气呵成。作者无心,因为这套流程已烂熟于心,看者有意,我们隐约感到里面暗藏玄机。一阵细究,果然追踪出了背后鲜为人知的吹塑版画演变史。

  吹塑纸原本平整光滑,创作时却被折叠的松软不牢,皱巴不堪,龚老说这正是吹塑版画的关键。此前,容易折坏是吹塑纸的一大缺点,后来渐渐发现,这张吹塑纸,可刻、可切、可剪、可揉,就特意全部褶皱。这倒弄巧成拙,皱皱巴巴的褶皱,在复印时制造出肌理效果,挖孔也方便,这些在其他版画、乃至油画里,难以做到。一揉一皱,却巧妙地有了千变万化的纹路。坏事变好事,吹塑版画有了特色,也就不可替代,便生了根芽。一个新画种就这样开辟了出来。

4-12.jpg

  每个东西要做大都很困难,以前受限于过小的复印纸张,吹塑版画只能做到60x60的大小,要作更大的画怎么办?龚赣弟尝试过不少种类的纸,当从版基上揭过来时,大部分都烂掉了。直到2007年,才找到宣纸。这个看似常规的画纸,被用到吹塑画种中来,历经了多次的探索尝试。当在吹塑纸上画好画样,刻出凹痕后,便要开始上色。用水粉上色,也是在他多年摸索完水彩、油画颜料后,才找到的最佳选择,它易上色、又不粘黏。由此,自成一派、行云流水的作画过程,背后凝聚着精益求精的无限探索。

  做好一张画,最难的部分,是上色与复印。版画不能一次性依次上完整幅图画的颜色,要先给刻好的一个模块上色,再用宣纸覆盖,喷水,用力按压宣纸,让颜色和轮廓充分过渡到纸上。再去着手下一块模块。如此循环往复。简单的图画,模块大,完成它需要来回上色几百次。而一副复杂的画,模块小,反反复复几千上万次。龚赣弟完成一幅作品,少则一个星期,多则个把月。而这中间还有一种情况不容忽视。那就是,从版基复印到宣纸,常常会错位,这是创作中最怕遇见的滑铁卢情形。因为错位无法补救,只能重来。在吹塑版画中,一幅画的纹路越复杂,色块越多样,画所费的功夫,耗的心思,就越复杂。

紧跟时代 不在原地停留

  三十多年来,龚赣弟始终保持艺术上的清醒,坚持跟随时代,与时俱进,不在老地方停留。

4-8.jpg

  正如创作《犹太难民的方舟》时,正值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。在犹太人纪念馆的石库门前,规则美感的砖头触碰了龚赣弟的艺术灵感。于是他以灰调色彩,再现这个沉重题材,展现了犹太人当年在上海的情形。图画中,背景沉暗的大教堂,斜射进一束光,一如黑暗中的希望。创作时,犹太人的位置安排、色彩处理都给他出了难题。最后,画作生成。画面上,小孩儿天真,大人沉重,面部虚化,在闪过一束光的石库门前,大人顶着张开手臂的小孩,在一束光里迎风出发。

4-6.jpg

  创作的版画作品4000余件,其中450余件入选或获国际、全国和市一级的奖项。当问起是否考虑让吹塑版画走商业化路线时,龚赣弟坚决反对。他认为这会绝对破坏艺术最重要的独创性。这门非物质文化遗产,作为群众艺术,首要功能应该在于提高民众的审美能力,艺术素养。他说,赚钱的手段有很多,但这门文化艺术,确是唯一的。里面倾注了艺术创作者大量的时间、精力、心血。

4-7.jpg

  如今,在凉爽的月夜,当江风微微拂来,在吴淞口笼起一层薄薄透明的雾时,宝山人在一阵清香中,将一幅幅吹塑版画,在薄纸上,浸润渗出。